目前日期文章:2013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好男人' 笨女人 第二十四章 此生有約 (part 1)第二十四章  此生有約 (part 1) 半年後… 冰冷雪白的病房裡,二哥坐在床沿細心的幫趙媽媽擦拭著臉。 自從大嫂意外懷孕,家裡就上演了兩個女人的戰爭。 趙媽媽搬出家規和面子問題要大嫂拿掉小孩才能結婚,直性子的大嫂跟媽媽大吵了幾頓。 於是,所有的秘密,尤其是二哥和Lisa的一段全被爆了出來,趙媽媽可不是省油的燈,她直說Lisa太過厲害,如果二哥娶了她才是災難的開始。 氣炸了的大嫂丟了一句話以後就回了娘家,那句話是 – 「妳等你兒子娶個男人回家吧!」然後趙媽媽就進了醫院了,還好做完主要檢查都無礙。反倒是大嫂回家了,她說家裡不能沒有女人打理。這會兒趙媽媽正在交辦公室出租待二哥。 「記得要你大哥趕快看日子,女人大著肚子結婚算什麼,婚紗只能穿一次,挺著肚子不好看。」 「媽,妳不要操心這個了,出院以後妳就等著抱孫子了。」 「那你呢?為什麼都沒看你帶草莓回來? 她是不是發現什麼…不愛你了?」這會兒趙媽媽的強勢整個消失了,眉頭明顯鎖了許久了,但是又…欲言又止。 「她人在紐約遊學,下個月就回來了,也許趕的上大哥結婚。」 「搞不懂你們年輕人在想什麼?女孩子家唸那麼多書要做什麼?」 「她說妳嫌她配不上我的程度,她想多唸點書讓妳有面子,她可是為了妳才大老遠跑到美國念書的。」趙媽媽被二哥哄的笑了。 「還是草莓乖巧,不像你大嫂只會跟我抬槓。可是你怎麼知道放她一個人到美國會不會…我是買屋說被別人追走或者…你不就是在美國才出狀況的,那地方簡直…」 外頭有人進來了,是大嫂「厚,有人在說我壞話喔,媽,我幫妳帶午飯來了!」 打點好母親午餐,二哥在門外跟大嫂說著話, 「大嫂,妳每餐幫媽媽做好帶來,真謝謝妳,不要太累了,剛剛媽媽還在催婚期呢!」 「我啊!是認了!你媽媽都是被你們三個兄弟給慣壞了,誰叫我愛你大哥,只好跟著當幫兇了。她一嫌醫院的伙食難吃,我就知道了。」 二哥看著正在吃飯的媽媽「誰叫她從小寵我們更多!妳看她吃的多開心!」 「現在懷了小孩,好像比較能體諒媽媽了。對不起喔!如果不是我太暴躁,媽媽也不會氣到住院,你的事…都是我的錯!」大嫂一臉的懊惱。 「沒事,事實再殘忍它就是事實,有景觀設計時候不隱瞞還比較好。妳看隱瞞的結果,這個殺傷力…都是我害的!」 「二哥,」大嫂看著二哥望向窗裡的神情,緩緩的說著 「我真希望我的孩子能跟你和大哥一樣,什麼辛苦都值得了!」二哥笑了,笑的帶點苦澀,連大嫂都能一眼看出。「草莓出國都快半年了,你們到底…」 二哥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劃著地板,苦笑著說「我們都需要時間,只有時間能證明我們到底有沒有勇氣走在一起。」 「可是距離呢?那不是愛情的頭號殺手嗎?」二哥轉過頭來看著大嫂, 「怎麼連妳也操心我,放心啦,最近工作太忙了,Daniel也把她安排的喘不過氣來,我們都在投資自己,感情的事就讓它先沉澱一陣子吧。」 「我沒辦法像你想這麼開,如果不是死守著你大哥,怎麼等建築設計得到今天?我還是覺得你要積極一點,人生就是這樣,有個人牽著手,至少不用一個人走,吵架也要有個對象,不是嗎?」 夜裡,二哥在MSN的個人訊息上打上「找個人牽著手,還是一個人走?」就去睡了。原來這半年來他和草莓過著白天與黑夜的感情生活,只能靠著電腦,碰上了聊幾句,碰不到就留言。 偏偏他大半的時間都在國外出差,想說句話都很難。他依然遵守Daniel的要求,不熬夜,讓自己工作時永遠精神飽滿。 而草莓這個花瓶女孩被Daniel操的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了,她甚至拒絕二哥用視訊聯絡的要求,原因是…怕看到二哥她會崩潰。 有二哥的金援,其實她大可不必打工。 無奈Daniel老師評估過她的結果是– “專業素養不足;求學意願低落”所借貸以她在紐約上的是語言學校。倒是打工的工作對她真是一大考驗,從洗碗到跑堂、餐廳到飯店、最後走進櫃台當助理。 到了最後的一個月,她突然發現了Daniel的用心。下著雪的早晨,一個人買早點趕地鐵,一直到進了飯店換上制服。 今天突然的大雪害的排班的櫃員遲到了,夜班的也下了。 草莓一個人站上第一線,處理完第一批住房客人,她站的直挺挺的,突然發現自己獨立了。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,沒有信用卡,沒有債務。除了Daniel的24小時求救電話,她完全的一個人上課、生活,除了“想念”,想念二哥,她的心裡頭沒有雜念一片清明。輪班午休時,她偷閒上了MSN,看到了二哥的訊息,邊啃著三明治邊掉眼淚,打下了「你的大手我訂下了,不准你一個人走票貼!」 草莓還是沒趕上大哥的婚禮,回來那天二哥接的機。半年不見,草莓心跳的速度一路加碼。 自己的模樣變了怕二哥不認得?還是怕二哥不若以往的瀟灑? 草莓笑了一笑,不管怎樣,熬了半年就等著今天…遠遠看到二哥的BMW…直直盯著駕駛座…心跳大概破百了…二哥瘦了些、帶著很淺很淺的笑容,深色西裝白色立領襯衫比以往更多了一份英挺。先將行李提上了車,開了前座車門,回頭伸出了大手…一直雙眼都沒離開二哥的草莓大方的伸出了手緊握著,時間似乎靜止了下來… 「妳這樣不放手我怎麼開車呢?上車吧!」二哥還是一如以往的酷,上了車草莓還是不住的盯著二哥,他這才笑了, 「怎麼了?我老了還是…妳一直盯著我,我怎麼開車?」 「別理我就長灘島好了,我要把半年的份全看回來!」二哥又笑了、也許臉都紅了! 「妳怎麼把頭髮剪短了?怎麼捨得?嚇了我一大跳!」 「Daniel說頭髮是女人最大的牽掛,先剪了它好專心的唸書,反正會再長長。」 「嗯!那…妳的牽掛回來了嗎?」 「我嗎?」草莓始終沒有作出回答,因為大顆大顆的淚水滾落了下臉頰… 二哥還是一貫的冷靜。 把她帶回了家裡,放好了行李讓她先梳洗一翻, 「妳先睡一會兒,調一下時差,待會兒帶妳出去吃飯看房子,我先訂了,喜歡就可以搬進去了。」草莓出了浴室,剪了長髮確實省了不少寶貴時間,卻多了想念的時間,她看著二哥的眼神寫著太多的思念,差不多讓他快招架不住了。 「好,我躺一下,可是你答應我不能離開。」 「是吳哥窟的,大小姐,我除了喝杯咖啡也許洗個澡,不離開妳一步,我保證!」 二哥在房裡像平常一般的喝著咖啡,整理衣物,還洗了個澡換了身便服。差別的是眼裡頭一直盯著床上熟睡的草莓,尤其她翻身的時候。 她真能翻身! 每次二哥的視線一離開回來她就翻了個身,她挑了上次那件大白T當睡衣,除了頭髮,她一點點都沒變。還是那麼乾淨簡單,像張白紙般的簡單,簡單到就像在臉上寫著“我愛你”三個字。 這會兒,二哥就坐在床旁邊看著草莓等她醒來。她連翻了兩翻,是不是做惡夢了,二哥探向前去想搖醒她。 草莓一醒來看著二哥的臉龐離她如此的近,以為自己還在夢裡。 「妳醒了,是不是做惡夢?」二哥單手支著床面對著草莓笑著說。 「我在那裡?」二哥帛琉抓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… 「妳說呢? 剛剛為什麼哭?」 「真的是你?」 「妳時間還沒調回來嗎?」 「我的時間?一直在這裡沒變過!」二哥控制的了表情控制不了心跳,草莓這次用了百分之五十的主動,狠狠的吻住了二哥,被按倒的二哥又被驚嚇了一次, 「妳怎麼了? 怎麼又哭了?」 「你一點點都不想我嗎?」草莓委屈的邊哭著說。 「誰說的?」最好的答案還是行動吧,二哥把半年來的思念全放在指尖,想說的話就讓舌尖來傳達。這次草莓沒了緊張的所有因素,只剩下“任性”… 未完待續 (To be continued ………..) 

ql64qly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8 Thu 2013 07:58

ql64qly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江振誠:沒經過挫折的熱情沒有價值 -只有高中畢業,但他是印度洋上六星級飯店的主廚江振誠:沒經過挫折的熱情沒有價值 江振誠只有高中畢業,但他是印度洋上六星級飯店的主廚。他沒有上過一堂法文課,但他的履歷全是用法文寫成。料理沒有國界,只有詮釋方式的不同。江振誠如何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,做出全世界都感動的法國料理?印度洋上的六星級飯店Maia,是個私人小島的渡假村。客人多是歐洲皇室或富豪,到渡假村要先坐私人飛機到小島,再轉搭直昇機到渡假村。島上只有三十個房間,最多不超過六十個客人,每晚住房新台幣十五萬元起跳。鏡頭繞到廚房裡,穿著白挺的廚師服忙來忙關鍵字廣告去的,多是金髮白膚的西方人,當中有個唯一留著黑髮小平頭的高大亞洲人,他是Maia的主廚,Andre Chiang。Andre Chiang二十歲就是間五星級法國餐廳的主廚,曾經兩次被《時代》雜誌報導為「印度洋最偉大的料理」,Discovery頻道「二○○六亞洲十大最佳青年主廚」、頂級餐廳指南《Relais and Chateaux》「二○○六全球最佳一五○位主廚之一」。Andre Chiang有個中文名字,叫江振誠,今年三十一歲,是在台北士林長大的台灣人。面對理想:同學去玩,他去上班這不是一個天才廚師的故事。小時候,江振誠並不是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。但是曾經在日本的中國餐廳工作十年的江媽媽,燒得一關鍵字行銷手好菜。江振誠在學校裡,便當永遠是最大、最豐富的。江媽媽絕對不蒸便當,都是吃飯前三十分鐘,她在家裡馬上炒,騎摩托車送到校門口。每天吃飯的時間,就是江振誠最滿足的時候,「料理是一個東西Complete your day,讓你覺得今天是很完整的,是一個最原始的感動,這是讓我想當廚師的原動力,」他說。江振誠從十三歲就在各大飯店打工。高中時,江振誠念的是餐飲管理,每天下午四點下課,他跟同學坐同一輛公車到台北北門。但江振誠總是先下車,因為他是要到希爾頓上班,同學是要去西門町玩。前後在希爾頓、亞都麗緻工作的歷練,江振誠二十歲當上西華法國餐廳的主廚,是有史以來網路行銷台灣最年輕的法國餐廳主廚。「他對自己的專業有無比的熱情,極富創意和品味,」西華飯店總經理夏基恩(Achim V. Hake)對江振誠印象深刻。命運在他二十一歲那年來扣門。當時,西華每年有一次到二次,會請法國有名的廚師來做示範。江振誠想盡辦法邀請當時南法最偉大的廚師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兄弟來台灣,Pourcel兄弟過來之後,江振誠跟他們共事十天。十天過後,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就問江振誠,「你要到法國嗎?」江振誠也什麼都不怕地就說,「好啊!」當時江振誠一句法文也不懂,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一句英文也不會講,都是靠翻譯溝通。但是江振誠覺得自己關鍵字排名可以勝任,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到。「在台灣人家說你很棒、你做得很好,你習慣了這種掌聲,」江振誠說。江振誠不知道接下來還要做什麼,要往上爬到哪裡?「在台灣,如果我二十歲是這樣,那我三十歲要做什麼?接下來是很有限,沒有太多往上再突破的機會,」他思索著。江振誠把摩托車賣掉,所有的積蓄十五萬帶在身邊,重新開始。到了法國,江振誠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個小時,只睡三到四小時。第一年一毛錢都沒有,只有個睡覺的地方,沒有冷氣,沒有暖氣。江振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上班,因為一休假吃東西就要靠自己。工作上辛苦之外,壓力最大的是在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旁邊,酒店經紀有太多的精英。能進到這間米其林三顆星餐廳工作的人,都是千挑萬選精英中的精英,「我根本連洗菜都洗不過人家,」江振誠說。江振誠是唯一的亞洲人,其它全部是法國人。所有的人都在看,為什麼這個黃皮膚的人可以在這裡工作?他有什麼能力在法國工作?上班的時候,主廚已經罵到臉紅脖子粗,但是江振誠一句話也聽不懂,主廚已經捶桌子了,但他還是聽不懂。「你很急,你就快崩潰了,但是你還是聽不懂,他要什麼你不知道,我覺得那是最可怕的,」江振誠說。那一年,江振誠瘦十六公斤,他吃得很多,但是精神的壓力,讓人瘦得很快。面對成就:成功很難,不斷成功更難當所有法國人都用酒店工作異樣的眼光在看江振誠時,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的感受比江振誠更大,但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要江振誠走路。「他都沒有放棄了,為什麼我先放棄。他都沒有說話了,我怎麼可以說,我不想做了,」江振誠說。從法國人身上,江振誠學到一件事。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在南法一個小鎮長大,十五歲學做菜,二十三歲開這個餐廳,十年後他們是南法最偉大的廚師,《米其林指南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三顆星法國餐廳主廚,這是全歐洲廚師的最高榮譽。但到現在為止,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也是一天十六小時待在廚房中,做他們十年前在做的同一個動作,「成功很難,不斷成功更難,你可以酒店打工看到他們引以為傲的堅持,」江振誠說。五年的磨練過後,二十六歲的江振誠晉升主廚,代表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到東京、曼谷、新加坡、上海開系列法國餐廳,負責籌備、訓練人員。帶領一群比他年紀大、資歷比他久的世界廚師做法國菜,江振誠除了能說四國語言(中文、日文、英文、法文),更重要的是廚房沒有太多其它的情緒,只有「專業」二個字。「今天這個菜好不好吃,是騙不了人的。不管你有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經驗,東西一炒出來,馬上就知道,」江振誠說。面對挫折:只要是對的,就跟牛一樣一直做可以說江振誠很幸運,躍上國際舞台,似乎就是機緣巧合。二十一歲的他一句酒店兼職法文都不會,就被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欽點到法國工作。但在這之前,江振誠已經有近十年的廚房經驗,他每天打二份全職的、八小時的工。Jacques & Laurent Pourcel來台灣時,要江振誠早上五點來,他就五點到,工作到隔天早上,沒有一句怨言。「我一直不覺得我是個天才型的人,我很努力,非常努力,」江振誠形容自己,「我是金牛座的人,很固執,自己認為是對的,就一直做,跟牛一樣。」機會來時,江振誠不會先想這個工作是不是很辛苦,能帶來什麼回報,只要他覺得這件事是對的,他就做。「不能通過挫折考驗的熱情,沒有價值,」這是江振誠最喜歡的一句話,「每個人都有想做長灘島的事情,都有自己的理想,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挫折的考驗。」現在江振誠每一、兩年才回台灣一次,每次回來只待一個禮拜。但台灣對他而言,是永遠的家,就像回到小時候,喜歡吃的東西還是蚵仔煎、甜不辣,「那些感動是不會變的,讓我充滿電,然後再出國,」江振誠說。料理沒有國界之分。料理在不同國家,是當地生活的一部份,是在地的歷史、文化、態度跟溝通語言,「好吃的料理是沒有界限的,只是用不同的語言來解釋同一個字,」江振誠認為。下一步,江振誠希望回掌歐洲市場,在法國料理的家鄉,做出連法國人都拍手叫好的料理。  [作者:陳名君  出處:天下雜誌 375期 吳哥窟2007/07]

ql64qly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