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男人' 笨女人 第二十四章 此生有約 (part 1)第二十四章  此生有約 (part 1) 半年後… 冰冷雪白的病房裡,二哥坐在床沿細心的幫趙媽媽擦拭著臉。 自從大嫂意外懷孕,家裡就上演了兩個女人的戰爭。 趙媽媽搬出家規和面子問題要大嫂拿掉小孩才能結婚,直性子的大嫂跟媽媽大吵了幾頓。 於是,所有的秘密,尤其是二哥和Lisa的一段全被爆了出來,趙媽媽可不是省油的燈,她直說Lisa太過厲害,如果二哥娶了她才是災難的開始。 氣炸了的大嫂丟了一句話以後就回了娘家,那句話是 – 「妳等你兒子娶個男人回家吧!」然後趙媽媽就進了醫院了,還好做完主要檢查都無礙。反倒是大嫂回家了,她說家裡不能沒有女人打理。這會兒趙媽媽正在交辦公室出租待二哥。 「記得要你大哥趕快看日子,女人大著肚子結婚算什麼,婚紗只能穿一次,挺著肚子不好看。」 「媽,妳不要操心這個了,出院以後妳就等著抱孫子了。」 「那你呢?為什麼都沒看你帶草莓回來? 她是不是發現什麼…不愛你了?」這會兒趙媽媽的強勢整個消失了,眉頭明顯鎖了許久了,但是又…欲言又止。 「她人在紐約遊學,下個月就回來了,也許趕的上大哥結婚。」 「搞不懂你們年輕人在想什麼?女孩子家唸那麼多書要做什麼?」 「她說妳嫌她配不上我的程度,她想多唸點書讓妳有面子,她可是為了妳才大老遠跑到美國念書的。」趙媽媽被二哥哄的笑了。 「還是草莓乖巧,不像你大嫂只會跟我抬槓。可是你怎麼知道放她一個人到美國會不會…我是買屋說被別人追走或者…你不就是在美國才出狀況的,那地方簡直…」 外頭有人進來了,是大嫂「厚,有人在說我壞話喔,媽,我幫妳帶午飯來了!」 打點好母親午餐,二哥在門外跟大嫂說著話, 「大嫂,妳每餐幫媽媽做好帶來,真謝謝妳,不要太累了,剛剛媽媽還在催婚期呢!」 「我啊!是認了!你媽媽都是被你們三個兄弟給慣壞了,誰叫我愛你大哥,只好跟著當幫兇了。她一嫌醫院的伙食難吃,我就知道了。」 二哥看著正在吃飯的媽媽「誰叫她從小寵我們更多!妳看她吃的多開心!」 「現在懷了小孩,好像比較能體諒媽媽了。對不起喔!如果不是我太暴躁,媽媽也不會氣到住院,你的事…都是我的錯!」大嫂一臉的懊惱。 「沒事,事實再殘忍它就是事實,有景觀設計時候不隱瞞還比較好。妳看隱瞞的結果,這個殺傷力…都是我害的!」 「二哥,」大嫂看著二哥望向窗裡的神情,緩緩的說著 「我真希望我的孩子能跟你和大哥一樣,什麼辛苦都值得了!」二哥笑了,笑的帶點苦澀,連大嫂都能一眼看出。「草莓出國都快半年了,你們到底…」 二哥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劃著地板,苦笑著說「我們都需要時間,只有時間能證明我們到底有沒有勇氣走在一起。」 「可是距離呢?那不是愛情的頭號殺手嗎?」二哥轉過頭來看著大嫂, 「怎麼連妳也操心我,放心啦,最近工作太忙了,Daniel也把她安排的喘不過氣來,我們都在投資自己,感情的事就讓它先沉澱一陣子吧。」 「我沒辦法像你想這麼開,如果不是死守著你大哥,怎麼等建築設計得到今天?我還是覺得你要積極一點,人生就是這樣,有個人牽著手,至少不用一個人走,吵架也要有個對象,不是嗎?」 夜裡,二哥在MSN的個人訊息上打上「找個人牽著手,還是一個人走?」就去睡了。原來這半年來他和草莓過著白天與黑夜的感情生活,只能靠著電腦,碰上了聊幾句,碰不到就留言。 偏偏他大半的時間都在國外出差,想說句話都很難。他依然遵守Daniel的要求,不熬夜,讓自己工作時永遠精神飽滿。 而草莓這個花瓶女孩被Daniel操的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了,她甚至拒絕二哥用視訊聯絡的要求,原因是…怕看到二哥她會崩潰。 有二哥的金援,其實她大可不必打工。 無奈Daniel老師評估過她的結果是– “專業素養不足;求學意願低落”所借貸以她在紐約上的是語言學校。倒是打工的工作對她真是一大考驗,從洗碗到跑堂、餐廳到飯店、最後走進櫃台當助理。 到了最後的一個月,她突然發現了Daniel的用心。下著雪的早晨,一個人買早點趕地鐵,一直到進了飯店換上制服。 今天突然的大雪害的排班的櫃員遲到了,夜班的也下了。 草莓一個人站上第一線,處理完第一批住房客人,她站的直挺挺的,突然發現自己獨立了。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,沒有信用卡,沒有債務。除了Daniel的24小時求救電話,她完全的一個人上課、生活,除了“想念”,想念二哥,她的心裡頭沒有雜念一片清明。輪班午休時,她偷閒上了MSN,看到了二哥的訊息,邊啃著三明治邊掉眼淚,打下了「你的大手我訂下了,不准你一個人走票貼!」 草莓還是沒趕上大哥的婚禮,回來那天二哥接的機。半年不見,草莓心跳的速度一路加碼。 自己的模樣變了怕二哥不認得?還是怕二哥不若以往的瀟灑? 草莓笑了一笑,不管怎樣,熬了半年就等著今天…遠遠看到二哥的BMW…直直盯著駕駛座…心跳大概破百了…二哥瘦了些、帶著很淺很淺的笑容,深色西裝白色立領襯衫比以往更多了一份英挺。先將行李提上了車,開了前座車門,回頭伸出了大手…一直雙眼都沒離開二哥的草莓大方的伸出了手緊握著,時間似乎靜止了下來… 「妳這樣不放手我怎麼開車呢?上車吧!」二哥還是一如以往的酷,上了車草莓還是不住的盯著二哥,他這才笑了, 「怎麼了?我老了還是…妳一直盯著我,我怎麼開車?」 「別理我就長灘島好了,我要把半年的份全看回來!」二哥又笑了、也許臉都紅了! 「妳怎麼把頭髮剪短了?怎麼捨得?嚇了我一大跳!」 「Daniel說頭髮是女人最大的牽掛,先剪了它好專心的唸書,反正會再長長。」 「嗯!那…妳的牽掛回來了嗎?」 「我嗎?」草莓始終沒有作出回答,因為大顆大顆的淚水滾落了下臉頰… 二哥還是一貫的冷靜。 把她帶回了家裡,放好了行李讓她先梳洗一翻, 「妳先睡一會兒,調一下時差,待會兒帶妳出去吃飯看房子,我先訂了,喜歡就可以搬進去了。」草莓出了浴室,剪了長髮確實省了不少寶貴時間,卻多了想念的時間,她看著二哥的眼神寫著太多的思念,差不多讓他快招架不住了。 「好,我躺一下,可是你答應我不能離開。」 「是吳哥窟的,大小姐,我除了喝杯咖啡也許洗個澡,不離開妳一步,我保證!」 二哥在房裡像平常一般的喝著咖啡,整理衣物,還洗了個澡換了身便服。差別的是眼裡頭一直盯著床上熟睡的草莓,尤其她翻身的時候。 她真能翻身! 每次二哥的視線一離開回來她就翻了個身,她挑了上次那件大白T當睡衣,除了頭髮,她一點點都沒變。還是那麼乾淨簡單,像張白紙般的簡單,簡單到就像在臉上寫著“我愛你”三個字。 這會兒,二哥就坐在床旁邊看著草莓等她醒來。她連翻了兩翻,是不是做惡夢了,二哥探向前去想搖醒她。 草莓一醒來看著二哥的臉龐離她如此的近,以為自己還在夢裡。 「妳醒了,是不是做惡夢?」二哥單手支著床面對著草莓笑著說。 「我在那裡?」二哥帛琉抓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… 「妳說呢? 剛剛為什麼哭?」 「真的是你?」 「妳時間還沒調回來嗎?」 「我的時間?一直在這裡沒變過!」二哥控制的了表情控制不了心跳,草莓這次用了百分之五十的主動,狠狠的吻住了二哥,被按倒的二哥又被驚嚇了一次, 「妳怎麼了? 怎麼又哭了?」 「你一點點都不想我嗎?」草莓委屈的邊哭著說。 「誰說的?」最好的答案還是行動吧,二哥把半年來的思念全放在指尖,想說的話就讓舌尖來傳達。這次草莓沒了緊張的所有因素,只剩下“任性”… 未完待續 (To be continued ………..)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禮服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自由行

ql64qly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