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月14日,有四男一女駕麵包車潛入廣州從化鰲頭一村子,將上千隻黑乎乎的“坑渠老鼠”放入田間甚至村屋旁,一時間村內群鼠亂竄。五人中三人被群情激憤的村民扭送派出所後,堅稱自己在做善事,放生是為求贖罪。當地村委會負責人表示,農業部門已送來老鼠藥,希望儘快捕殺這群“不速之客”。(見昨日《廣州日報》)
  對此網上群情激憤。想象一下,短時間內田間地頭出現那麼多老鼠,場景如恐怖電影。而鼠疫的危害大家都明白,號稱“黑死病”的鼠疫曾讓歐洲歷史上幾千萬人喪命。如此大量“放生”老鼠,如同向村民打響一場“生物戰”,有瞬間引爆公共衛生危機之虞。倘若不及時處理,村民辛辛苦苦種植的糧食、作物都會讓老鼠糟蹋,更別說破壞當地生態平衡,需要數年甚至更長時間來恢復。
  雖然放生者堅稱自己是在做善事,但明眼人大概都會覺得此事有蹊蹺。假若不是無良開發商看上這塊地使出黑心伎倆(我覺得不大可能,畢竟放鼠歸山容易留下“後患”),此舉純屬腦殘。還有一些疑點,比如,上千隻老鼠從哪裡來?假如是像一些動物保護主義者到市場上“解救”一些公開或私下買賣的動物,那麼大宗的老鼠收購,會不會涉及違法的地下食品黑市交易。假如這夥人真是善男信女,自捕自放,則顯然失去了“放生”的意義,難以自圓其說。而且,為何不是在自家周圍放生,要鬼鬼祟祟跑到他人地頭“做善事”,也是一個問題。此事目的恐怕不單純,得查清來龍去脈。
  就算從最良善的角度理解這些人的舉動,盲目放生,只是一種“愚善”,甚至,在放生的事情上,愚蠢能否跟善良聯繫在一起,也有待商榷。近年來胡亂放生的情況愈演愈烈。前不久有人在微博上秀出野外放生包括眼鏡蛇、五步蛇在內的毒蛇,後被媒體查出地點位於英德市某地,公安機關介入。說來說去,還是內心有怨念。極端者覺得,人們消費食用殺戮動物不符合他們的道德標準,便用胡亂放生作為一攬子解決辦法。他們施行“報複”的對象,只有作為道德死對頭的“全人類”,而不是活生生的、需要加以鑒別和區分不同情形的土地和人。
  智商是硬傷,後果很嚴重。未經理性的審視,憑內心一腔怨念做事,只能把善事做成惡事蠢事。就以“放生”為例,有人把陸龜扔進大海,有人往特定水域投大閘蟹、鰻魚,導致外來物種入侵。一拍腦袋的放生一如臨時抱佛腳的信仰,往往不能長久。這種對己所認定的“善”的偏執,說到底是一種自私自利;只求滿足自己,與兼濟眾生的良善信仰無關。 □果凍  (原標題:[街談]“腦殘”放生,後果很嚴重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留學-自助家遊學網

ql64qlyr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